不成文书柜

只要信,不要怕。

【绘希补档】一见如故

  绘里从傍晚开始就抱着孩子,直到她在自己大腿上已经睡着,不再缠着要自己讲故事的现在。这时传来了开门声。希回来了。

  “我回来了。”玄关处一阵动静后,木地板上的脚步声慢慢朝着客厅靠拢过来了。

  “要喝点东西吗?”

  “什么?”

  希举起手,装得满满当当的塑料口袋明晃晃地在手手指勾住下摇了摇。一些啤酒,啤酒,啤酒和别的东西是希为了今晚而准备的,还得兑点罐装蜂蜜。现在孩子已经睡了,该是她们的时间了。

  “交给我吧,得把这孩子抱上床去睡会儿。真抱歉,碰巧小鸟最近...

2018-06-10

【绘希】当局者迷

  她是至福的鸟儿,生存在囚笼外的自由奇迹中。
  当东条希在某个晴空爽朗的秋日回顾起自己的往事时,她想起了一段几乎快被忘掉的爱情。人们不必为被爱而心生不安,因为爱本是温柔与自律,东条希对此再明白不过了。
  那只是人们在年少时或多或少都有过的一次暗恋而已,不足为奇。但当岁月流转,在人生的浩荡长河中沉得更深一些后,她忽然意识到那场如今回味起来尽带淡淡苦楚与些许甜美期待的不对等感情竟然如此美丽。一天天临近中年的她仍是单身一人,不是说没人向她递出爱的邀请,她从来就不缺追求者,裙下之臣数不胜数,但没有一个能拨动她沉寂的心弦。东条希不明白那是为什么,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否不具备爱...

2018-06-05

【绘希】回旋

  绚濑绘里把时钟拨回到夜里三点十六分,一个毫无意义的时间,但她以此作为今天工作的开始。窗外斜阳沉沉欲坠,弧状新月自东方升起,如同掀开薄纱走出的天方夜谭。往后她要在十六个小时的逼迫中完成三十六张稿纸的进度,这是责编东条女士给她下的死命令。

  要么交稿,要么走人。

  东条希的原话如此,尽管最后通牒般的威胁中依然不少平日里的那份宠爱,但事情紧迫的程度绘里也能从对方的话里听出来个八九分了。

  亲爱的,你知道离截稿日还剩不到最后三十三个钟头了吗?希已经帮她拖延了足够久了,正如拉菲亚的战火燃起前双边外交官的斡旋已经竭尽全力,现在该绘里来面对她的战斗了。...

2018-04-09

【绘希】爱河

  受诱于爱情的十九岁使她感到茫然无措,承受着思念之火一遍遍灼烧,如同曾在遥远北方的祖国大地上曾经历过的短暂的春天。那时雪已经化开了,流过青白相间的新春的草地,聚成一股股细流汇入破冰的大河,随水量渐渐充沛的河道朝着大海远去。一颗饱满的松子无声无息地落在松树林的湿软土地上,等着第一只勇敢的小松鼠将它拾走。


  绚濑绘里已经无所事事地度过了假期的一半,冲澡和不情愿地下厨做饭只是中场休息,令她有所期待的其实是今天后半场。她花了点时间——其实不过是和往常一样,用每个周六的上午来打扫公寓的卫生,做一点屈膝跪地俯身扫扫床底,再擦干净窗玻...

2018-04-07

【绘希】生年不满百

  *之前的被查了,重新放一个删掉了不和谐内容的全年龄版出来。

  比起往年,自入夏以来今年的雨水就少得叫人头疼。太阳仿佛不谢的玫瑰,整日吊在天上,云与飞鸟无处藏匿,也就和人一样,成了裹在茧里的笑话。自从昨晚那个习惯般失眠的夜开始,她就感到热气与苦闷已将自己重重围住,堵了个水泄不通,混着溶进了呼吸的汗香一起作祟。在孤独中游走了大半人生,一幕幕寒来暑往,一场场春去秋来,在东条希的眼中,潮汐与节令,昼夜同日月,再到涨落无序,乃至于一而再再而三使她倍感空虚的蔷薇,其实根本没什么差别,就像它们本身也毫无意义,不过是一捧仅供解渴的甘泉罢了。这就像爱情嘛,她从前以为某天她会把心上人搂...

2018-04-03

【绘希】自由落体

  *无责任话痨放飞自我警告。

  事情说来蹊跷,可又都在情理之中。

  比起一屁股坐在书桌前,捧着那些天晓得她是从哪弄到的闲书来打发掉这个无所事事的下午来说,东条希还是更愿意花点时间去户外走走。昏昏沉沉,她任由意识在意识之海中如随性自在的水母般四处漂流。故乡传言有好事却无害的魔鬼最爱在这些时候趁虚而入,偷偷溜进幸运儿的幻想,并化身种种模样引导宿主去往她内心渴望的世界。

  老实说吧,东条希还真是挺希望这传说是确有其事。

  她渐渐沉入梦乡,却感到比往常更头脑昏昏,仿佛被人牵着一点点朝某处通路走去。她在黑暗中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每一步踩下...

2018-03-20
1 / 9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