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文书柜

从日出爱你到每一个日落

【绘希】女人们

  在东条希看来,大多数情况下“冷漠”的“随和”都是能够彼此替换的同义词,她奉这一信念为指引人生与社交的明灯,就像迷雾中漂流的航船被灯塔投出的忽隐忽现的光束所吸引那样。长久以来,事情总是这样行,而且总是行得通的。每天早起泡澡,然后换掉睡衣,化妆,通勤,打卡上班,对付偶尔遇见的骚扰就用高跟狠狠踩那些不懂礼貌的雄性的脚背,权当教训,也权当训诫——面不改色微笑端庄依旧,眼神里的台词明明白白:请您自重。
  转眼日子就要到了,转眼家里那位小可爱又要完完全全地成年,能正大光明端起玻璃杯和自己一同享受酒精的快乐了。得送她点什么好。
  下班意味着夜生...

2018-10-20

【绘希】意乱情迷

  “像您这样走可不行,要是木屐带子断了的话就只能光脚拎着木屐走山路了。前边那家店里有专门卖给像小姐你们这样旅行的人的胶鞋。要我说,最好还是换一双吧,待会儿雪要是下起来了,那路就完全没法走喽。您是外来人吧?城里的报社只有两所,到町公所去打听打听的话很容易找到您要找的人的。该不会是您先生吗?哎呀那可不好,把这么漂亮的妻子扔在家里独自到咱们这穷乡僻壤来工作,真过分啊。太过分了。您可得好好教训他一顿。”
  “啊不,不是那样的……只是来找在女校时候交好的朋友的。我也是头一回到这么北边的地方来。”
  “不过嘛,像咱们这种靠山靠海的地方嘛,要是想...

2018-10-14

【绘希】朝颜

  不巧,因为希最近腿脚不便,绚濑绘里决定和恋人移居到位于九州北部某处临海的村镇外的宅子。时局令人不安,为避免陷入不必要的纷争,她对外一概谎称说自己是陆军士官学校某位讲师的混血私生子,而不是承认自己那显然会招来麻烦的斯拉夫血统。战争已经过去半年多了,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走在古老岛国的每一寸土地上都难免惹人注目。尽管她早就习以为常,但如今却不得不隐姓埋名。
  晚秋多雾,早起后总能在窗玻璃上抵着手指迷迷糊糊地写几个假名,东条希已经分不清那究竟是雾还是凝在窗户上的霜了。一应俱全的西式家居与这座小村显得格格不入,据说是东条在大学时相好的某位华族小姐的家产,绘里联络...

2018-10-12

【绘希补档】一见如故

  绘里从傍晚开始就抱着孩子,直到她在自己大腿上已经睡着,不再缠着要自己讲故事的现在。这时传来了开门声。希回来了。

  “我回来了。”玄关处一阵动静后,木地板上的脚步声慢慢朝着客厅靠拢过来了。

  “要喝点东西吗?”

  “什么?”

  希举起手,装得满满当当的塑料口袋明晃晃地在手手指勾住下摇了摇。一些啤酒,啤酒,啤酒和别的东西是希为了今晚而准备的,还得兑点罐装蜂蜜。现在孩子已经睡了,该是她们的时间了。

  “交给我吧,得把这孩子抱上床去睡会儿。真抱歉,碰巧小鸟最近...

2018-06-10

【绘希】当局者迷

  她是至福的鸟儿,生存在囚笼外的自由奇迹中。
  当东条希在某个晴空爽朗的秋日回顾起自己的往事时,她想起了一段几乎快被忘掉的爱情。人们不必为被爱而心生不安,因为爱本是温柔与自律,东条希对此再明白不过了。
  那只是人们在年少时或多或少都有过的一次暗恋而已,不足为奇。但当岁月流转,在人生的浩荡长河中沉得更深一些后,她忽然意识到那场如今回味起来尽带淡淡苦楚与些许甜美期待的不对等感情竟然如此美丽。一天天临近中年的她仍是单身一人,不是说没人向她递出爱的邀请,她从来就不缺追求者,裙下之臣数不胜数,但没有一个能拨动她沉寂的心弦。东条希不明白那是为什么,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否不具备爱...

2018-06-05

【绘希】回旋

  绚濑绘里把时钟拨回到夜里三点十六分,一个毫无意义的时间,但她以此作为今天工作的开始。窗外斜阳沉沉欲坠,弧状新月自东方升起,如同掀开薄纱走出的天方夜谭。往后她要在十六个小时的逼迫中完成三十六张稿纸的进度,这是责编东条女士给她下的死命令。

  要么交稿,要么走人。

  东条希的原话如此,尽管最后通牒般的威胁中依然不少平日里的那份宠爱,但事情紧迫的程度绘里也能从对方的话里听出来个八九分了。

  亲爱的,你知道离截稿日还剩不到最后三十三个钟头了吗?希已经帮她拖延了足够久了,正如拉菲亚的战火燃起前双边外交官的斡旋已经竭尽全力,现在该绘里来面对她的战斗了。...

2018-04-09
1 / 11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