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文书柜

只要信,不要怕。

【绘希】瘾君子(1)

                                     第一幕

第一场

  〔日落时候,绚濑绘里独自在家,托腮沉思,在客厅中来回缓慢踱步。〕

绚濑绘里

  (拿着手机,焦虑地)太安静了。她为什么还不回家?(划亮屏幕,盯着邮箱)如果她还爱我,那她一定会想办法联系我,或者至少让我知道。

  〔敲门声响起,绚濑绘里跑向门边。〕

绚濑绘里

  (微笑着低声说)等一等,等一等,让我猜猜,是不是我亲爱的希回来了?(点头)我想一定是她!可我得等一下,如果不是我的希,那还会是谁?而我又要怎么办呢?

  〔敲门声越来越响,频率增快。〕

绚濑绘里

  (开心地)就来,就来,别急。

  〔绚濑绘里扶住门把,准备扭动。〕

绚濑绘里

  再等一下,我甚至连敲门的是谁都不知道呀。如果不是希呢?但无论如何我得先为她,或者为这个人开门吧。

  〔她转动把手,门开了。〕

  什么?是谁?

  

  〔一个人也没有,她呆呆站在门边,面无表情,像心里的石头砸到了棉花团上。〕

绚濑绘里

  (疑惑地环视门口)是什么人的恶作剧吗?

  〔矢泽妮可从门后跳出,手里拿着一纸信封,大笑着上场。〕

绚濑绘里

  (吃惊地后退两步,险些摔倒)妮可!我真没想到会是你

矢泽妮可

  (挺起胸膛,骄傲地)你好,小绘里。为我的出现吓了一跳吗?(弯腰,仰视绘里)你以为我是希是吧?(戏谑地笑)哈哈。想知道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吗?

绚濑绘里

  你既然卖关子,我就接下你这个关子吧。那么,我的老朋友,你给我带来了什么呢?

矢泽妮可

  (将信封藏到背后,故弄玄虚地说)我的挚友,也就是你亲爱的东条希在临走前留给你的礼物。

  〔绚濑绘里邀请矢泽妮可进屋。天色已暗,她拨动电灯开关,室内充满光亮。〕

绚濑绘里

  我们进来说吧。〔轻轻拉矢泽妮可进门,然后关上大门〕要喝茶吗?或者别的什么饮料?

矢泽妮可

  〔摆摆手,到沙发上坐下,微笑着说〕我不用。来吧,首先呢,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就是说你是怎样看待希的。

  〔绚濑绘里坐到她身边,嚼着巧克力饼干,取纸巾擦去了嘴唇的事物残渣后,做了三次深呼吸。〕

绚濑绘里

  (激动且动作夸张地)她能叫健壮的白杨树枯死,让疲软的灵魂重获新生。〔高举右手,闭目〕我同她牵手,那时虚弱便一扫而空,活力再次澎湃,激情熊熊燃烧!

  〔矢泽妮可面无表情地鼓掌,随后掩嘴偷笑。〕

绚濑绘里

  她点燃我们的身体,让心灵重焕光彩。(平静地说)我想我在她裙下臣服,并为我能亲吻她的脚趾感到幸福。

矢泽妮可

  (满意地)说得不错,和她讲的东西一样。(把信封递给绘里)现在我可以把它交给你了。

  〔绚濑绘里接过信封,沿着粘口小心地打开,然后慢慢取出信笺。〕

绚濑绘里

  (心潮澎湃地)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我的脸和耳朵有没有涨红?

矢泽妮可

  (微笑地)放心吧,没有。

绚濑绘里

  那就好,就……好?!(吃惊地)等等,这是什么?

矢泽妮可

  我说了,她写给你的礼物。

  〔矢泽妮可摊手,无奈地笑着看向绘里。〕

  〔列车车厢,服务员从旁走过,四周安静。东条希上〕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