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南】海潮

  你的心就要像直布罗陀的巨岩那样不可撼动吗,果南?

 
 

  当小原鞠莉第一次站在陆地的尽头,从有沙丁鱼的腥味混入的,匆匆自大西洋赶来的海风中看见在水中与礁石白浪作伴的那个女人时,她就被某种难以言状的好奇心很好地勾起了兴趣。驳船桅杆的灯火从远方视野尽头的海平面上缓缓沉下,夜色托着摇摆的波浪与光点逐渐远去,城中欢闹的夜晚才刚开始——朗姆要把海鸥灌醉,吟游诗人的琴和歌声会将众人诱入梦境。

  …

  ……

  “我还以为你上个星期就跟船走了。”

  “没那么快,总得有些准备的时间。”

  码头的黄昏总带着点无所事事的悠哉闲暇,停泊此地的帆船——那些财大气粗的西班牙佬总是喜欢巨舰,意大利商人看起来可要聪明多了,但在松浦果南眼里看来这不过都是一丘之貉罢了——这些巡游大海的木板依然让人难以挣脱陆地的束缚。她坐在近海的水边,漫无目的地抬腿扑打浪花,海潮卷涌,因风的动作而靠近她,果南懂得如何去跟不可驯服的海洋打交道——顺从而对抗,协调而非蛮暴,像鱼群一样穿行海浪,像风一样自由无束。

  “那是下个星期,还是下个月,又或者说别的时间?”

  “决定出航日期的从来都不是我,而是大海本身,你看——”

  往果南视线指去的方向看,规模庞大的积云正被港口召唤,有乌黑压抑的雷声也正从狰狞天空的缝隙中滚来。

  “回去城里吧,如果你不想下海喂鱼的话。”

  “当然。”小原鞠莉耸耸肩,她习惯了这样的对话,也习惯了跟在果南身后,从她背影里寻找最初见面时好奇心的答案——一个不太会说话的女人,像海一样捉摸不透。

  “快下雨了吗?”

  “你能看见云层的话那也一定能看懂这是什么信号。怎么,海边长大的大小姐会连大海的脾气也摸不透吗?”

  “我只需要摸透你的脾气,果南,不是吗?”

  接着是一阵持续数秒的沉默,鞠莉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走,沿着果南的足迹不断加速的脚步也始终快不过暴雨临近的速度。在下雨前回到室内躲避应该是来得及的。

  “去喝一杯吗?”

  “我请客喔。”鞠莉又补充了一句。她两步蹦到果南面前,转身拦住,海边渐起的强风会吹着她的金发不受管束地舞动,附近建筑陈设室外的火把这时确实已成为了“风中残烛”。映脱离于黄金的不同寻常的黄色瞳孔里有火光映照的挣扎和果南那张令她早已习惯了的平静的脸。帆船宽大的肚子在风浪中摇摆不定,松浦果南的身后是一支庞大且令人望而生畏的舰队——高悬着象征卡斯蒂利亚君主权威的旗帜,把基督教上帝的光荣传播世界,把世界的黄金财富藏入布尔戈斯的宝库。

  “我总不能拒绝你,对吧?”

  “嗯哼,那走吧。”

  现在换做松浦果南走在后边了,她们必须在暴雨的碎片刮来前继续赶路,位于高地的城镇提供了良好的庇护,当然还有足够丰盛的晚餐和啤酒。

  “你感到过害怕吗?”

  “你指的是?”

  “不,没什么,继续走吧。”小原鞠莉的话停在了提问的阶段。雨点已经开始敲打码头,分布远处海崖下的礁石也因巨浪的扑打而变得暴躁起来,而从温暖且装饰华丽的房间内欣赏这一阵雨景时,就又是另一番心境了。

  富人们多聚在山上,俯瞰城市的骄傲感才能匹配他们所掌握的巨大财富。从松浦果南学会下水游泳的第一天开始,她就对山顶有着某种别样固执的轻蔑。

  这时街上已经少有行人,无头苍蝇样光脚四处奔跑寻找庇护所的流浪者和酒馆门前衣衫破烂的醉汉是大雨为数不多的猎物。她们轻车熟路地穿过街区,从一个拐角绕过另一个拐角,把红砖房和大理石修筑的迷宫一一破解,然后到达目的地。

  推开门,有火照耀下的明亮,有空荡荡的长凳和木桌,吧台的打扫看来还没来得及做,客人在这里比耗子还难遇见。

  “晚上好,两位。”

  “晚上好。”果南恭敬地打了招呼。

  “晚上好,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我们今天也会来的。”鞠莉一边调侃酒馆女主人的忘性,一边找个一处地方坐下。果南选择了面对她,也就是在对面着的椅子上。

  “我可不会把你灌醉,否则你那一家子又得要大发雷霆了。”老板娘把个头大得惊人的酒杯摆给两人的桌子上,毫不吝啬地倒满——廉价的劣质啤酒,加了一点蜂蜜,这种东西随处可见。

  “没关系,我会带她回家的。”

  “什么时候果南也学会说这种话了?最近是开窍了吗?”

  “我也想成为老板娘那样charming的女人啊。”鞠莉撑着下巴一脸羡慕地看着老板娘——饱经世事样豁达全然的谈吐和一举一动中透出的丰富的女人味,再加上诱人身材和漂亮脸蛋的组合,绿瞳的女人总是带着某种魔力了。小原鞠莉还差得远。

  “想抓住你心上人的心,你就得——”

  欲言又止,她故意的。

  “得怎样?”

  “哎呀,忘了,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年轻人好好享受吧。”

  “沉闷”这样无趣的形容词从来都不属于松浦果南,寡言是场景需要她做的,最汹涌的海流总是藏在海面之下,深邃的世界中的,潜水者知道怎么琢磨大海的脾气,就像鞠莉也知道果南表情每一个细微变化中折射出的她的心境一样。

  “说好的是来‘陪我喝’,对吧,果南?”

  “我觉得更重要的是防范你喝醉以及要怎么在这样的大雨里把喝醉了的你送回家。”果南把杯子放下,斜着脑袋看着已经被酒意催上了红晕的鞠莉那张令她沉迷的脸。

  “年轻真好啊,想我家那位以前可比你们让人欲罢不能多了。”老板娘和她恋人的画像就挂在吧台,丰满的彩色被精致的技艺所运用,漂亮的金和紫惹满了目光的注意。

  “果南是在害怕自己不能抗拒喝醉了的我的allure吗?嗯哼哼。”

  “我记得你以前说自己千杯不醉。”果南拿起酒杯,若无其事地倒下了好一大口,咕噜咕噜流过喉咙,送进胃里。

  “我也记得。”鞠莉一本正经点点头,她现在看上去像个孩子一样乖顺。

  “这不是第一次了,看看现在吧。”

  “需要的话,我这里有收拾过的空余房间——我是说,当然,你们也可以不用介意我在这里的。”老板娘捂着嘴偷笑,翻读着不断扩展完善的新世界地图,这是她的习惯,她把爱人去过的每一处海岸和每一个岛屿都做了标注——就用一把再平常不过的红叉。

  “你喝醉了,鞠莉。”

  “没有醉!”

  “喝醉了!”

  “It's OK with me!”鞠莉站起来大拍桌子——似乎她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酒神俘虏了,她杯中的酒被颤得洒了出来。

  “这是几?”果南比了一根指头,在她眼前晃。

  “One!”

  “这是几?”两根指头。

  “Two!”

  “这又是几?”三根指头。

  “果南真是sexy,居然大庭广众下做这样的事,弄错了喔。”鞠莉坐下来,把果南竖起的食指弯了回去。

  “这就对了。”

  “你真的喝醉了,鞠莉。”

  “喝醉了的鞠莉难道就不能得到果南的love了吗?你要走了你知道吗?”

  老板娘正在一旁尽力忍住笑声不偷跑出嘴,鞠莉也在尽力忍住不哭出来——她甚至自己也认识到这是略有些滑稽的,两人只是短暂的例行分开而已,并非生离死别,但想到那个人要从自己的生活中隐去好一段时间身影,也难免会感到寂寞和闹闹别扭。小原鞠莉以为自己是足够成熟的人,她对此深以为然——直到从果南身边离开后才发现这不过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她从来在爱情中都像个贪嘴的小女孩。

  “你就得抓住你们共同的快乐。”

  她现在想起了曾在一次无所事事的闲聊中老板娘提起过的这句话,小原鞠莉那时当做耳旁风吹过没放上心,倒不是说她和果南之间从未有过什么——酒,酒,这诸神的食粮开拓了精神的全新境地,酒精要冲刷心中的路障就像大雨清洗海岸那样容易。

  沉默被用一个骤然而大胆的吻终结了——小原鞠莉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是这样被动的一方。

  哎呀哎呀,年轻真好啊。

  “这样就想逃走吗,果南?回来!”从另一双唇下获得了自己的鞠莉在突袭结束后的第一反应是——嗨,我得亲回去!

  一个带着轻微酒气的吻会不会让松浦果南感到开心我们不得而知,但能够被察觉到的是经由恋人的唇所送去的可怕的诱惑力正像桶中的麦芽一样迅速发酵。小原鞠莉认为自己是清醒的,果南也是这样想的——她是说她自己,而不是身边显然已经醉掉了的金发女人。

  “有教养的大小姐在人前不是应该保持矜持吗?”

  “果南不算外人,果南是恋人。”鞠莉坐回到椅子上,摇晃脑袋要挣脱酒意和刚才意犹未尽的吻的邀请,迷糊地说。

  “就连你喝醉的样子也很可爱,我总不能拒绝你,对吧?”

  “这话好像听过。”

  “就在不久前,看来你还记着。”

  “Of course!因为是果南说过的话。”

  “两位——”突然插入的老板娘的声音打断了这场对话,她走过来,微笑着说,“时候不早了,大雨今晚不会停,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

  “住宿的费用就记在我家的帐上好了。”抢先一步做出了回答的鞠莉又转过头别有深意地看了看果南——她漂亮眼睛里会闪着跳跃舞动的火光,然后是松浦果南藏在海面下的激情和健康美丽的身材,还有一点点幼兽般撒娇的贪婪。

  “有劳您了。”果南点点头,替鞠莉和自己表示谢意。

  “房间在二楼,床足够宽敞,如果有别的需要的话再给我说吧。”老板娘指指门后,示意了方向。

  “唯一需要的只有果南。”酒醉红着脸,搂着果南脖颈的鞠莉紧紧贴着她的后背,微微带着一点恐怕是幻觉的海水的咸味反倒挑弄着关于爱情的火苗烧得更加旺盛。

  壁炉里的火与柴有噼啪炸开的小小动静,风把雨裹挟着一阵阵向窗上扑打,雷声依然滚滚涌来,太阳藏进暖和的巢穴,扯直了身子享受起潮水升起的欢愉,给深厚云堆包裹挤出的雨点像是快乐的梅勒斯,自突兀闯出的一缕缝隙飘入。喉咙因酒精的后劲而被干渴灼烧,小原鞠莉必须尽其所能地榨取恋人的吻,从她的唇齿到舌头突进得过分了的口腔更深处,饥饿感折磨腹中时就更需要通过别的渠道来排解。她从果南灵敏熟练的手指动作中摔碎了理智,指甲把果南的后背挠出胡乱涂鸦的红痕。轻微的疼痛进一步刺激了夜的燃烧,当鞠莉从身下反转,骑上果南的腰时,她忘我而致命诱惑的扭动注定了要让恋人经历在出航前最难忘的美妙夜晚。

  这就想结束了吗,果南?可不会让你逃走的。

 
 

  

  

  

 

评论 ( 13 )
热度 ( 91 )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