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希】菖蒲和天然少女的这个夏天(3)


  *前文请走:第一篇   第二篇

=============================================

  关于转校生的传言越来越令人在意,穿过走廊时,希或多或少地还是不自觉听见了临班同学们的讨论。

  充满谜团。金发蓝眼。帅气。女孩子。高个儿。想嫁。

  这都是些什么关键字!

  一边在心里嘀咕着那些爱八卦的少女心泛滥的女孩子们,一边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教学楼里,对上课铃也置若罔闻的希像往常那样,到天台去找她的挚友消遣时间。

  “你又不去上课?”

  “好意思说我吗,小 妮 可,嗯?”

  “啧,还特地用那种糟糕的语气,你个恶心的大胸女人。”一脸嫌弃地打开手里的汽水瓶盖,然后递给了希,妮可坐在天台的长凳上,再去背后的自动售货机又给自己买了一瓶。

  “谢谢。啊~妮可又买草莓牛奶喝吗?嚯嚯,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嘛。”偷偷占了妮可的位置,希从后面望见妮可在自动售卖机前弯腰的小小身姿,然后看她选中了外包装超级可爱的草莓牛奶——投币,咕咚咚,饮料出来了!

  “靠要你管啊!”

  “不过……还真是不知道该干什么呀。”

  浅蓝的天,漂白的云,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课业被荒废了反正也不止三五个月,倒不如说一开始就没什么兴趣和信心,干脆就放任自流算了。夏天过后,最后一学期的即将到来也没有任何实感——啊啊反正都不会升学,毕业后接过家里的摊子做点生意,几乎是没有悬念的命运了。

  “我说,希。”

  矮个子的妮可咬着吸管,咕噜噜吮着调味过的奶制品饮料,没什么精神地靠在椅子靠背上,仰头看着天空——那些云也太悠哉了,就像身边的好友一样。

  “你以后,想干什么?”

  “不知道。”

  这是非常“东条希”的回答。

  “哪有你这样回答的!太敷衍了吧!喂喂打起精神来。”

  “妮可你不也是吗,其实也根本没头绪吧,嗯哼?”

  “所以啊——”希的话接着一转,停顿了两秒钟,又开口道,“想以后的事根本就没有用嘛对不对,不如去打探打探神秘转校生的传说,如何?”

  一个不错的提议,希承认是她的好奇心在作祟,并猜想上次在天台遇到的奇怪家伙——被气冲冲的小鸟追到这种地方来的没见过的女孩子,长相也很符合描述嘛,就是她吗?

  “你在猜昨天那个人是不是?全都写在脸上了啊,笨女人。”

  妮可伸手戳了戳比自己高出一截的希的侧脸,软乎乎的肉感很舒服,虽然同样软绵绵的其他某些部位令她嫉妒,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躺在友人的大腿上睡午觉,从小就是一种舒服的享受。

  “啊没错啊,就在猜是她。”

  “不如直接去问,直接找到人当面问就好了嘛。”

  “那就一点也不好玩了。解谜的乐趣就在一点点扒开秘密的皮吧。”

  “啧……太恶趣味的说法了。”

  似乎犯了一个滑稽的错误?妮可突然意识到了希话里的问题——等等,你连答案都锁定了,还玩什么解谜?

  “……难以置信的蠢。”朝着楼道拐角的垃圾桶扔掉喝光了的饮料瓶后,妮可低声嘀咕了这么一句。

  “你在说什么,妮可?”

  耳朵还是一如既往的挺尖啊。

  “不,没什么。走吧,这个点教头那老家伙肯定不在学校里。”

  十一点半了,肚子开始饿得咕咕叫。

  “诶?这么早就饿了?”

  “没怎么吃早饭……今天拿了点牛奶就随便糊弄过去了。”

  捂着肚子的妮可看上去像闹腹痛,实际不过只是饿得在叫唤,她想在这个时间弄点吃的,从后门走到校外的便利店去并不是什么麻烦事,麻烦的只是不想动的懒洋洋的身子。

  “你家都开早点铺的,居然不好好吃早餐。会长不高的喔。”

  “……没关系,还能长大就行了,小个子是一种可爱!”

  妮可会跳起来反对希——伴着斜视向邻人丰满胸部的妒忌目光,再瞧瞧自己,心里暗自抱怨为什么世界待她如此不公。

  这辈子和性感路线无缘了。高一的第二学期,妮可曾一度为此深深苦恼,甚至半夜大哭。尽管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哭,那大概是一时兴起的吉他梦被现实无情拦断后的发泄吧。

  “我啊,以前和现在,可是都想做音乐的,一定要实现!”三个月前的她拍着自己平坦的胸部,自豪地在落樱花的河岸边对友人们如此信誓旦旦地说。

  弹吉他不如开摩托有趣。

  这句话是东条希和矢泽妮可一致取得的共识,喝可乐也是,以及逃掉不想去的课——除非困得想睡一觉,课桌总还是比凳子舒服点。

  “那,妮可你等一等,一会儿就好。”

  “干嘛?”

  “不是肚子饿吗,去给你带点吃的回来啊。反正活动室现在也没人,你先去那边趴着等等吧。”

  “不需要……反正忍一忍也过去了。”妮可她扭过头,背着希,低声拒绝着。

  “别嘴硬,说吧,想吃点什么,饿肚子可不好。”

  “随你便啦!我去活动室了!”

  头也不回地转头就走,希知道她的这点小心情——明明是很自立的人,被照顾着的时候自然多少会有点不自在,却也知道友人的体贴是实实在在,且她不得不偶尔依靠的。从这样的循环中,她们的友情已经延续十余年了,就从刚记事的争抢玩具积木,小妮可被小希彻底打败,气得哇哇大哭的那时候开始。昨天,今天,明天,和明天往后的每一个明天,就像悠悠吹过的云,友情会长久地滋润着彼此生命的每一段路程。

  “还是这样啊,小妮可……”面对着妮可走远了的背影,希不禁苦笑着如此感慨。

  那么,各自出发吧!

  从教学楼的通道往下,穿过空旷的前庭——一旁的铁栏杆那边是体育课的哨声,那个班的话,似乎是小鸟她们?忍住了想去看看妹妹的冲动,希绕过教学楼没人的侧面,从蝉声簇拥的树林旁走小道到后门去,今天也还是和平常一样,“哨站”依然荒废着,取下装模作样扣着的锁,推开铁门,再关上——就像什么也没发生,希轻车熟路地就离开了学校,然后朝镇上街道走去。

  她本想再多逛一会儿,但念到饿肚子的妮可,还是直接奔向了目的地——镇上最大的超市,虽然也就是个商品更丰富的便利店而已。

  “辛辣咖喱拌小章鱼面包?”

  “还有这样的东西啊,真厉害。”

  一边从杂乱堆放各种面包的柜台扫过,一边惊讶着居然还有有如此“丰富”品种的口味,现代人对食物的追求某种程度上已经远远超出自己的理解范围了——比如另一款更不可思议的“沙拉酱青椒火腿夹甜面包切片”。

  想象力这种东西,一旦应用在了奇怪的领悟,还真是令人害怕啊。希心中这样想到,然后往购物篮中投了个最普通的肉松面包和速食火腿,就匆匆过了柜台转角去了下一块区域。

  等等,那个影子……

  不会看错的!能有这么自然漂亮金发的人,一定是最后那个女孩子。

  “等——”

  还没待她的话说完,刚一开口,对方就像有意为之的那样消失在了堆叠着层层商品的陈列架中。

  “啊不见了呀……”有些失望地耷下唇,希望着那个身影消失的地方再停了停目光——有一点点侥幸地希望她听见了自己刚才的喊声。

  可惜并没有。

  结账的阿姨是她家的熟人,临走前还给了块口香糖。东条希是受欢迎的,和她妹妹一样,自小就被被镇上的人们宠爱着——这多少弥补了双亲长期不在家中而缺失的关爱。

  沿着原路返回,重新回到学校后门,准备照原样拉开铁锁时,她发现锁的位置被挪动过了。有什么人来过这里——但除了她和妮可外,也只有少数年纪稍大的教职工才会知道这块荒废了的区域,这很反常。

  带着疑惑的心情,希还是小心地走进了校门,并快速穿过树林。蝉鸣刺激着那颗鼓动兴奋的好奇心,正如当下的大好阳光——没什么比盛夏更怡人了,那些甜到幸福的西瓜,欢闹不歇的友谊,或许再加上点初开的爱情的花骨朵儿。她呼吸着空气中溢满的自由清新,顶着即将正午的太阳走回教学楼,阴凉随之而来。

  三楼的走廊尽头,活动室的大门大开着。希走进去。

  “我回来了,妮——”

  “……可?”

  她看见了两个人。

评论 ( 7 )
热度 ( 35 )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