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汐歌

上山的路需要先穿过铁轨。

年久失修的六条铁道横铺在山与镇子相接的高地上,月台的长椅漆掉了色,海未想起这里,却已经没有和那天同样的猫鸣了。这时的天渐暗了,新的光才缓缓升起。

两人沿着古老的路道走,跳下到空闲的铁路边,准备渡往对岸。高处的视野极好,除了延伸进群山中的轨道,往侧面的低地看下去,上坡的坡道朝向东方,仿佛本该与新月相连的地上的路却骤然断开了。

“像巴别塔?”

“不,这也只是人筑的路吧。”

“小心——”

她像个孩子,在铁轨上谨慎着走,摇摆不定的平衡总是揪着海未的心——生怕小鸟一不留神就会摔倒。

“没问题的,从小时候就喜欢这样,你看,还能转圈喔。”

她被恋人握住的手溜了出来,然后停下脚步——踮起脚尖——旋地转了一圈,就像连衣裙的荷叶边在晚风里轻飘飘的那样。

“看,这不是好好的嘛,海未太担心了。”

然后把自己再交到海未的手心里。

“偶尔松松手也不错,是吧?”

“嗯。”

风能够自由选择它希望的自由,比如西去,比如北走,驮着落日黄昏延烧过的晚霞缓缓流向东边。夏日炎炎,午后六七点钟的晚饭过后也依然少有闲人会来到偏僻的高地,人与灯火总是聚群而居的。

“还没天黑呀。”

“就快了吧,七点半了。”

海未看了眼掐在右手腕上的表,指针描出了一个完美的四十五角。

“看得见星星了喔,你瞧——”

她左手指向天空,逐渐褪掉了色的云正被夜幕一个个抓住。

“一,二,三……”

小鸟一个个数起来。

“四,五,六——颗天上的星星,还有地上的你。”海未接过了话。

“那,谁又是月亮呢?”小鸟饶有兴致地反击道。

“这不重要,是吧?”

“夏天的话,总是满天星啊,入冬过后的日子,却只有一小片了。对了,海未还记得这里的冬夜吗?”

“小时候的事了,只有一点模糊的大雪还记得。”

“诶?真可惜,冬天的话,其实还挺多乐趣的。比如妮可雪人——啊不不,不是这样的。”小鸟吐吐舌头,从铁轨上跳下来,挽上并贴近了海未。

“挨,挨太近了点啦……”

“不喜欢吗?同样是女孩子的海未也会害羞吗?”像是故意为之的样子,她搂着海未左臂的身体压得更亲密了。

“反正这里也没别人嘛~”

四下里除了她俩,的确没有别的任何行人。废弃工厂在铁路的对岸,多年来的封闭已经让人们自然地远离了此地,而要走上山顶的小路,却会从旁穿过。乌黑的烟囱已经锈迹斑斑,红砖墙和铁网门开了几处缺口,有心探索的人,想进入里边的禁区并非难事。

“还是……”

“还是什么样?海未总是把话说得不清不楚,小鸟会不懂的。”

她从来都心知肚明,总不像东方的天空那样遥不可及。

“是这样。”

“咿呀——”

有时候行动会比言语来得更直接。当自己被牵着的手放开了,当反应到从腰间传来的敏感的刺激时,小鸟已经落在她恋人手臂环起的拥抱里中了。

“能抱得起来吗,最近好像又胖了点。”

“摸摸肚子看。”

戳。

再戳。是圆滚滚……的肚皮吗?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的体温和软乎乎的女孩子身体的触感——怎么说呢,海未觉得那和自己还是有些区别的。

“戳够了吗?”

“够了,但可能也不——”

“那就堵住你的嘴。”

如她所说,下一秒小鸟就比着中指堵在了海未唇上——不许说,不许摸——至少这里不许。

“对了,来试试吧,抱起来应该没问题的,嗯?”说完就撤走了手指,转而走下,面对着搂住海未腰间。

“该我了。”

“如果是小鸟的话,一定无论如何都可以的。”

“来——”

“哇啊啊啊——”

果然,还是轻松地就被离开地面了。

“怎么样?是长胖了些吧?这几天拉拉链就感觉到有点费劲了,真头疼,偏偏又还是夏天。”

“海未在意吗?”

“非要说的话,也只会在意小鸟你吧——比如说你的想法之类的,高矮胖瘦,都会喜欢的不是吗?”海未能够一本正经地说着害羞的话,似乎偶尔还意识不到自己的发言有怎样的意思——诶,这不是很平常的吗?

笨蛋。

“有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你是木头还是什么的。好啦好啦,走吧,现在赶快的话,还能赶上星星露出的时候喔。”

所以所谓的“星星露出”,不早就在打薄了色彩的天空中出现了吗?

牵与被牵的人互换了。抬头仰望时,海未忽然间想到,或许从来不是夜空映照着海水,而是深蓝大海坠落到的天空投影呢?群星形同波浪,潮汐般走走停停的月光由不时来到的灰云阻断,晦明的变化等到夜深之后,山顶的光暗会把它演绎得淋漓尽致。

“慢点。”

“在担心我吗?”

这一段路很窄,也极陡,被长久的时间磨去了坚固的泥石阶已经被荒草掩埋,小鸟走在上边领路,海未就跟在她身后,下面一点的近处。前面的人停下来,而当海未从一个微妙的视角仰头时,小鸟遮在群里的大腿——以及略微往上一点点,却恰到好处不至于越界的风景就全部收进眼中了。

露出运动鞋的白色短袜和裸露的小腿,再到膝盖——那有两个蚊子叮出的小包,然后是撩人的大腿,继续往上时,视线又被布料挡住了。

“一脚踩滑的话,就只能接着小鸟一起摔下去了。”

“那不就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她俏皮地答道。

“可以的话,我更希望能够在同年同月同日平和地死去。”海未及时地打断了下一句。接着补充道,“而不是咻——一下摔下山。”

“没关系,风会接住我们的。”

“像那样,呼呼的一下,就能和海未一起平安着地了。”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明显的,小鸟加速了脚步,陡坡很快就落在身后,剩下的路就是平坦的上坡了——或许那些老是喜欢在耳朵边上嗡嗡绕来绕去的烦人的蚊子还是会有。

“裙子和短裤没什么区别,你看——”她指指海未的小腿,膝盖下面大约一根食指长的那块——二,三,四,可见的已经有四个包了,还很痒。

“啊……这也没办法吧,就当喂蚊子了。”海未苦笑着回答。

穿林而过的风比之水流而言,或许要更温柔些。吹响树叶的同样,也当然地带来了白天里不会有的那股清凉——不对,似乎凉快得过分了点。天黑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借由林中飞鸟掠过低空的自由视野,昼夜的魔法看上去尤其令人惊奇。

太阳早就走了,它留给西边的不过是云层编制的幻觉,与之相对的东方初生的月亮逐渐从黯淡下的天空突显,然后从夜幕脱颖而出——它是最引人注目的,但却不总是最长久。

“看那边。”

比起身边的恋人来说,即将开演的夏日大合奏更吸引着两人的心——终于等到这时候,夜黑了。

虫鸣也许是其中之一的主角,但一定不是唯一的,尽管在小丘上它们的动静比在河边林里的同类更为亢奋。不停息的噪声从地面——到树顶,到每一条分叉的枝,灿烂的绿叶和月光,就像流过大地的雨露,盛夏滋养了可不仅仅只是土地的整个世界。

飞鸟从头顶越过时,海未的目光与它一起走远了。风接住了,并托起了懂得振翅的飞行动物,然后在它们的鸣叫——和它们俯瞰的视线中,收入了小镇灯火的全副景色。

就像月光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是自己的,什么时候,又该是它们的。

群星以正确的序列决定了自己在天空的排布,并安于自己的命运。飞鸟仍需仰望,人样的力量还不足以令它俯览星空,就像还走在路上,却仿佛迷失进了天空的两人。

“牵着我。”

“还怕走掉吗?”海未戏谑般问她。

“只是单纯觉得,能被海未的手握住会更安心吧,不是吗?”

反将一军。

“……偶尔,也还是会害怕的。”小鸟的声音不自觉地压低了。

“总担心哪一天睡醒起来,会发现这是一场梦,就像毫无准备地面对了回来的海未,说不定同样也会在哪天又走掉。”

“不会的。”

“就像星星知道自己该在什么地方。”海未从后面走上抱住小鸟——贴着她侧脸,然后环住腰,轻声细语地退一点,让话就对着耳畔吹。

突然挠过耳朵的感觉像电流一样刺激到了身体。

“真是的,痒,这样耳朵会痒痒的。”

“像风一样吗?”

“不,像海未一样。比如这样”

唔?

唔——

转头过去时,想迅速捕捉到恋人的唇并不是什么难事,顺着习惯的角度吻过去,小鸟总是能稳稳地咬住海未。

“就一下下,不给你多了。”

“突然袭击是犯规的,还咬得有点疼。”

“就是故意的!谁叫海未你刚才还不是,哼”

“有点点生气了?”

“不是。不过……”

不过什么?

这样想着的海未,把恋人抱得更紧了。

“月亮和小鸟,哪个更好看?”

这么一个古老的问题在爱情中似乎永远不会褪色。

“只可惜今晚上的月亮并不好看。”

狡猾的回答。

“这不是什么也没说嘛!”

吱——

吱——

是蝉鸣。

“还记得之前说的巴别塔吗?”

“不要绕开话题。”

“也许最后会一不小心会修偏了通往星空也说不定吧。”

“星星?”思路这就被好奇心牵走了。

顺着海未的话,小鸟抬起头,然后扫视了一眼夜空——带状银河已经很多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在混乱中意外有序地摆布在夜空的浩瀚星海,仿佛置身诸神庄严的凝眸之下,从心——或是所谓“灵魂”本能泛起的震撼感动着年轻人仰视星空的目光。巴别塔也许只是先民口中渺小的梦呓般的胡诌,就像卷弄命运的大潮中,海未与她的恋人也必然是无力的,但至少眼下,至少能把握住的当下里,还是风平浪静的。未来的随波逐流是无奈的。

有什么东西被敲打了一阵。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但无论如何——”海未的话留了一半,欲言又止。

“无论如何?”

“我相信没什么比你更好的,小鸟。”

“我不知道,但还是害怕。被海未这样抱住的时候也融化不了恐惧。”

那会像倒下的时光般长睡不醒,从漏子里无声无息地流走了,积成丘,化成风,忽然而逝。太阳会高举起白昼驱散月光,独享天空——那真的是海的投影吗?

没办法回答,对谁而言都是这样。

“说好的只是来看星星……结果又……”

“没事的。”

海未曾经多次希望自己不是这样一个不善言辞的人,至少这种时候能及时给出一点言语上的安慰。但很遗憾。

比如拥抱和亲吻,行动更是行之有效的办法。又比如交缠在雨夜里无所顾忌的两人,恐惧也好,担忧也罢,沉醉快乐中的短暂时间里,一切不安都会无影无踪。

而后,先于海未的,小鸟怀疑过自己:这样的逃避和享受会不会养成可怕的瘾性?

如果有,那就同样地面对,并接受它。

这是海未给出的回答——面向自己的,给小鸟的,和回应未来的。

评论 ( 15 )
热度 ( 68 )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