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希妮】长长久久

1.回家

  “那今天也拜托你喽?反正桔世她也习惯了吧,嗯,那我就先赶着去店里了,再慢点的话,迟到可是要被扣工钱的。孩子我明早会过来接,挂了。”

  “还有,那个,这么久以来都……算了,没什么,孩子先交给你了,希。”

  嘟。嘟。嘟。

  “真是的,这不是和以前一样嘛,明明女儿都四岁的人了,还这么不坦率。”

  通讯被单方面匆忙挂断。东条希笑了笑,口袋里掏出钥匙串,找到贴上了胶布并注明着“矢泽”家的那把——看起来比自家的要更有些年头。一直以来东条希都持有友人的家门钥匙,而现在,还得出发去接孩子——矢泽妮可的女儿,单亲妈妈的日子过得总不那么宽裕,手头拮据就不得不勤工作,多做活,时间上难免倾斜,孩子也就不可避免地会让位于生计——尽管这并非出自她本意,无可奈何,现实如此。但请相信,命运不是冰冷残酷的动物,绝望从来不会彻头彻尾,就像矢泽妮可在恶意的生活中,依然有女儿的支撑,有东条希和绚濑绘里的友谊作伴。

  二十分钟过后。

  夕阳斜下,大红橙光中的落日脱出云层,从坡道的尽头投来,照亮了归鸦回家的路,电线杆顶悬立的黑鸟打量着渐渐走近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东条希牵着桔世的小手,另一边空出的左手提着绿色购物袋——被保鲜膜包裹着的黑色塑料盘装着份量不那么足的打折牛肉,洋葱和土豆被分类好各自装在更小的袋子里,考虑到孩子的营养需求买的散装鸡蛋,还有桔世喜欢的包装可爱的芝士熊牛奶雪糕,两支——妈妈总是不给买!可是希阿姨对桔世就好多了,会给桔世买雪糕,买汽水和巧克力棒。桔世心里时不时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小桔,暑假开始已经半个月了喔。”

  “嗯!”

  小孩子含着雪糕,走起路来永不老实,偶尔蹦一蹦,跳一跳,东条希很好地牵稳了她。事实上这一路也少有车辆行经,每二十米竖起一根的路灯柱整齐有序地排布在马路两旁,隔着绿化带与民居的矮墙,大多数家庭在这时才刚刚结束晚餐,厨房里忙活的声音从间或穿过的车啸声里夹杂着。生活,生活,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自然。东条希瞧了眼口袋,有水浸湿的迹象。

  不好,雪糕开始化了!

  “小桔啊,来和希希阿姨玩个游戏好不好呀?”

  她俯下身,贴在桔世耳边,故作神秘地轻声细语地说。

  “唔……好吧!桔世是不会输的!”

  桔世的小拳头攥起来,浅红色瞳孔里映着的热情的信心让东条希不禁想起了过去那个同样信心满满的友人——她曾说过,她要让每一张大荧屏都留下她,矢泽妮可闪耀在舞台的身姿。现在看起来,这是个艰难的讽刺。

  “规则是这样的:小桔呢要和阿姨一起比赛,咱们来吃雪糕,看谁先让芝士熊先生只剩下木棍好不好啊?”

  “好!可是桔世已经吃了这么多了,对希希阿姨不公平诶。”

  “阿姨是大人,没关系。”

  她从购物袋里拿出雪糕,撕开白蓝色的包装纸,故意学着桔世的样子含了五分之一在嘴里,松开了桔世的右手开始倒计时——三,二,一,开始!

  事后,东条希曾表示,如果一定要为桔世吃雪糕的样子做一个比喻的话,可以去试试看仓鼠是怎么迅速嚼完一整块饼干的。总之,在目瞪口呆之中,东条希又一次亲眼目睹了小孩子对零食的钟爱是一种怎么坚定的执念。

  “希希阿姨输啦,嘿嘿。”

  “可是感觉牙齿冰冰的……唔……”

  桔世捂着右脸,撑着下巴,露出了十分困扰的表情。

  “不过,雪糕很好吃!”

  孩子的脸说变也就变了,稍不注意就转到一片灿烂晴天。

  “妈妈买的零食呢,也很好吃吧?”

  “妈妈只会买糖!”

  东条希觉得,桔世的话里有种让人发笑的哀怨。

  “水果糖牛奶糖巧克力糖有很甜的果酱夹心的糖,还有软的糖硬的糖和好多好多糖,老师说小孩子不能吃好多糖,会长蛀牙的,桔世不喜欢蛀牙,也不是好喜欢糖,桔世喜欢芝士熊先生的雪糕!”

  “她果然,现在也还是喜欢吃糖呀。”

  东条希背着夕阳,夕阳已经几乎快要沉下,回头望向马路坡道的尽头,还能看见红日最后的尚未降下地平线的圆弧。迎面的西边,新月从薄紫的天幕上勾出。乌鸦离开了驻足停留的杆顶,也慢悠悠扑打翅膀,向着巢穴飞去。

  “妈妈喜欢吃糖吗?”

  “喜欢,妮可她一直都喜欢。”

  东条希放慢了脚步,桔世主动牵回了希的手,贴着她,走在人行道内测,靠近沿途商店多彩橱窗的那边。小眼睛好奇地观察着每一间店,会动的遥控汽车和粉红色的华丽童装都吸引着她,孩子尚小,却也懂得标价牌上数字的意义。

  买不起。

  这是最容易理解的解释了。现实无情地这样告诉妈妈,妈妈也不得不稍做委婉地同样告诉给女儿。

  “喜欢那些衣服吗,小桔?”

  “喜欢!可是妈妈说,我们买不起这些,所以桔世虽然很喜欢……”

  “但是真的好想有一件呀……”

  希抱起桔世。从桔世开始在她家的双人床上滚来滚去,还尿尿到自己的枕头上的七个月大时,她就开始抱着桔世在房间里走动。看上去桔世对妈妈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意见,可是母女俩的关系却相当亲近,东条希见到毫不避讳地在客厅为女儿哺乳时的友人,也曾打趣过她贫瘠的胸部是不是能喂得饱孩子。

  “如果妮可不够的话,咱也是不介意,”

  “这和胸部的大小无关啦!真是的,明明不是关西女人还一副关西腔,希你啊,还是考虑考虑自己吧。”

  “桔世乖,不哭,不哭,妈妈在这里,不哭啊,桔世是乖孩子。”

  孩子似乎被吓着了。婴儿的情绪翻倒失控只在一瞬间,哇哇哭喊很快便盖过了电视里的无聊节目和风扇的转声,两个人都被小家伙吓得忙了起来。新手妈妈得哄孩子,摇篮是她的双臂,和小家伙的相处才半年多一点,除了天然的母女联系外,更多时候矢泽妮可虽然自认为做足了心理准备,可面对女儿时——她的天使般治愈的笑,她的让自己手忙脚乱的哭闹,在半夜被惊醒,迷迷糊糊中给饿了的孩子哺乳,还曾为取名而深深困扰了好一阵日子。

  时间回到现在。

  桔世已经乖乖趴在了东条希肩上,走过接下来的路——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抱起,嘴里嚼着离家时顺手从枕头边抓走的水果糖,有点酸的草莓味,桔世并不是很喜欢这味道,但还是吃了。

  “希希阿姨”

  “什么?”

  “晚饭,绘里阿姨也会在吗?”

  “想绘里阿姨啦?”

  “嗯,桔世想和绘里阿姨一起玩。”

  办公室内,刚收拾好自己行头的绚濑绘里,冷不丁后背一凉,跟着就打翻了水杯,桌上整齐叠好的备份文件被洒下的水淋了个正着,一旁的鼠标也没能幸免于难。

  桔世问起了绘里,这倒让希感到意外。印象中恋人总是对“小鬼”感到束手无策,骑脖子扮马被尿了一后背也好,搭积木时被突然塌下的桔世的杰作砸出额头一个包也好,总之绘里和桔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大多都不太平。

  “那今天晚上,也在我家过夜好不好?”

  事实上,两个大人也是这样安排的。

  “可是桔世想妈妈,想和妈妈一起睡……”

  “妈妈她……今天很忙,和阿姨通了电话说,要桔世乖乖的,明天就来接小桔回家了。”

  “唔啊……那好吧。”

  东条希感到一阵莫名的心疼,对孩子,更是对友人。她想,比起还不懂事的无忧无虑的孩子来,或许迫于现实不能在一起的妮可心中还会更加难受。

  后半段路要安静得多,等到东条希发现时,桔世已经睡着了,哈喇子也顺着流到了她衬衫的肩上。

  “又得洗衣服了啊,真是个不省心的孩子。”

  拐过街角时,东条希笑着,想这一定是妮可生活中再喜欢不过的日常了,毕竟区别于无牵无挂的绘里和自己,独自带孩子过活的单身妈妈,想必会麻烦不少。一次次的与桔世的相处中,都更坚定了她的信念——要全力支援友人。

  掏钥匙开门,走上玄关,打开鞋柜,放下口袋,放下桔世,脱鞋,走向厨房。东条希不是家庭主妇,可先回家的她就照惯例先忙活起来了。不过,似乎忘了什么。

  “希……希阿姨,这个。”

  桔世两只小手抓着购物袋耳朵,看来她是刚醒了,走起路来还不太稳当,睡眼惺忪里将希落下的食材往客厅拖,还迷迷糊糊地喊着。

  “哎呀真是的,居然忘了这个,谢谢小桔。”

  赶忙从不远的厨房跑去,抱起桔世,也拎起口袋,先去客厅打开电视,把桔世放在沙发的熊猫布偶旁,遥控器给到桔世手里,交代她乖乖坐着看电视,或者做点别的什么安全的游戏,总之别来厨房添乱。

  “小桔别乱跑,阿姨去给小桔做晚饭了,要乖乖的喔。”

  然后吻了桔世的小脸蛋,正巧被刚回家的绘里看见。

  “我,我回来了。”

  一身职场装的绘里,和桔世四目相对。

  “欢迎回来,费里里!”

  桔世比希更兴奋,她的大玩伴回来了。

  “这是在跟小孩子吃醋吗?回来了的话,就来厨房帮我搭把手吧,绘里。”

  “是绘里啦。桔世呢,放这小鬼一个人在客厅没问题吧?”

  有些担心地看着希,绘里如此问道。

  “小桔很乖的,对吧?”

  希抱起桔世,别具深意的某种不为绘里所知的默契在两人贴得亲近的微笑和对视中。

  “嗯!桔世会一个人乖乖的!”

  “好吧,那我先回卧室换衣服。”

  晚饭开始前,准备中的时间里,是一段难得的太平。新闻节目介绍着桔世不感兴趣的新建大桥的剪彩仪式,厨房里案板剁菜和水壶躁动的呜呜声,还有不时传来的希希阿希跟绘里阿姨打趣的玩笑,让桔世感到无聊。她现在希望自己就像动画片里的姐姐们一样,能从各种颜色的漂亮魔法里变身,然后打败邪恶怪兽,拯救城市。

  桔世打开电风扇,搬来小板凳,对着电扇的风从短裤口袋里拿出最后一枚奶糖幸福地嚼着,这次终于是她喜欢的甜甜的口味了。然后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的一根芝士熊雪糕怎么不见了?

  明明买了两支的啊!

评论 ( 11 )
热度 ( 58 )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