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潮汐游戏(6)

  一直到晌午的太阳再不多久就将敲响饭点的钟声时,海未才离开河边。鹅卵石并不硌脚,反倒还有些舒服,崎岖不平的由潮汐冲刷而成的浅滩比起宽敞平坦的马路来说,更能叫醒那颗沉眠已久的童心。

  她在漫无目的地将时间打发在河岸,随手拾起一块光滑的石子,打量片刻后,朝着不远处被涨上的河水所阻断的小洲扔去——臂力并不足够支持这一想法,石子只落在水中,砸出环环涟漪与飞溅的水花罢了。

  “失败。”

  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日渐匮乏的词汇给逼得无处藏身,海未,她同以往活跃在纸笔的那个文思泉涌的园田海未也已逐渐割离开来,只是越发地感到某种难以名状的,江郎才尽般的恐慌。

  “一个人的话,始终还是一事无成吧。”

  海未蹲在河边,面无表情——或许会有着那么一丝丝迷茫,可那也只是长久以来蒙在她身旁挥之不去的阴云,一年,两年,时刻如此。

  “也说不定。”

  身后忽然传来人声,以为四下无人而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海未,为这突如其来的造访吓了一跳,随后如她向来擅长的那样,迅速回复了心情的平静,由外到内的平静。

  “你总是会喜欢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吗?”

  “只是海未没能察觉到罢了。怎么,喜欢这里吗?”

  滨河的风吹得悠悠哉哉,凉爽而和缓,协调了因前两日雨后持续闷热的天气所带来的烦躁与慵懒,再重新唤起了振作精神的元气。

  “烦恼的事情并不重要,或者说你所烦恼的仅仅只是烦恼本身吧,海未?”

  “不知道。”

  海未又拾起一块石子,较之刚才,更多花了点心思在对目标的校准上,这同自幼研习的弓道有着某些共通,只是她大意地忽略了最为关键的一条——心境。

  “不会投中的。”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咱的预测,大多数时候都是准的。”

  “也并不总是。”

  在希仿佛洞察一切的微笑注视下,石子从海未手心抛出一道并不完美的抛物线,过高的弹道反而削弱了投掷的有效距离,因为与上一次同样的,结局依然是稳稳当当的砸出一片水花四起。

  “看吧。”

  “还是没办法呀,明明已经尽力了。”

  海未重新蹲下,屈膝半蹲的姿态从背后看去,颇有些落寞,惹人心疼。

  “只要掌握了诀窍的话,你看,”

  希弯腰下来,捡起一块约摸同等大小的石头,不加任何校准地随意地抛出,目标却稳稳当当嵌在了小洲与河水相接的淤泥滩中。

  “很容易,对吧。”

  “感觉吗?还是说熟练使然?”

  “两者兼有吧,像你所说的,如何去更准确地把握定位,才是解决烦恼的办法。”

  “受教了。”

  希在说着的同时,也向着更靠近河的泥滩走近。她丝毫不在意为人所厌恶的淤泥沾染到身体,她的脚掌踏入松软湿润的泥中,一步步漫过脚跟,河水随风的涨落忽而也一并冲刷着脚踝。

  “很凉快的,海未也来试试吗?”

  “不,还是不了……不介意的话,鞋子需要帮你拿着吗?”

  “啊谢谢,诺。”

  接过了希提在手中的布鞋,海未守在一旁,看着这位较自己更为年长,却意外充满了童真与天然气质的姐姐与河水游戏着。

  “和之前的印象完全不同。”

  “什么不同?”

  还在忙着给长裙的裙边打结的希停了下来,转身望向海未——她身后是缓缓流淌的河水,再远些是对岸岸边鬼斧神工的巨石滩,直到视野的边际,则是绵延向无尽的葱翠群山了。

  太阳趴在山头,静静守护着两人的时间。

  “给人感觉明明是更可靠得多的大姐姐。”

  “这并不矛盾,生活总还是得从角角落落里抠出些快乐来。”

  “比如现在?”

  “对,比如现在。”像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希向着东南方的天空望去,而后低头思考了数秒,略有点尴尬地开口道,“……那个”

  “……”

  一瞬间的沉默,与希的眼神的对视,海未明白了希不好意思开口的话,并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深深的好笑。

  “有的,稍等。”

  好在离家不远,她只花了不到十分钟工夫就从屋里取来了双拖鞋,尺寸大概合适。

  “还合适,多谢了。”

  “那就好。”

  “还有……那个,这件事不许说出去,否则姐姐会生你气喔!”

  希吐了吐舌头,交代海未为她的疏忽保密,这只成为两人之间的小秘密就足够了,也当作生活的小小插曲。

“噗——”

  “是,明白了。”

  这是几天来,海未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发自真心的,坦率自然的笑容。

  “中午见。”

  “嗯,那咱就先赶着回去了,回见。”

  希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视野之外后,留给海未的,又回归了先前的孤独。

  “也不错。”

  做了片刻的停留后,眺望着太阳离着正午的天空越发靠拢,海未也决定离开。留下一串被风洗尽了的笑声,她沿着古老的道路重回到了镇上。

  …

  ……

  “所以说啊,为什么今天是你俩跑到我家来蹭饭吃?还说等下小鸟也会过来,虽然我是很喜欢那孩子,可是也至少考虑下我的心情嘛。”

  妮可穿着围裙,和希一同在她家不算宽敞的厨房里忙活着。因突然挤进了两人而显得有点不太灵便的厨房,这是少有的情况。

  “好啦好啦,高中家政课以后咱们就很少这么一起做饭了嘛。让咱来看看亲爱的妮可学姐手艺有没有退步呀。”

  “啧,叫什么学姐,装嫩真恶心……嘛,论厨艺的话,我可是不会认输的。”

  妮可拍了拍自己平坦的胸脯,自信地扬起嘴角,与她那副娇小身材所不同的丰富人生经验与持家之道,希是再了解不过了。

  毕竟,是这样的矢泽妮可。

  “那个,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海未有些怯生生的声音从客厅出入厨房,她似乎对自己的“客人”身份感到不太适应,尤其是这样无事可做,只等着开饭的尴尬的闲。

  “你坐着就行了,没有让客人来做事的道理。再说了……”

  “厨房挤不下了,对吧?哼哼~”

  “你这家伙!给我留点面子好吧!”

  厨房的吵闹或许也从另一个侧面展示出了这对好友独特而长久的羁绊,海未很难理解的这么一种人情关系,却直直地摆在了她的眼前,并不断上演着一出出生活的喜乐哀愁。

  屋外推车小贩的叫卖声,混着晌午的炽热阳光,这比最精准的钟表更有意义的报时提醒了镇上的每一位居民,是快到午饭的时间了。

  咚咚。咚咚。敲门声响从客厅的左侧传来。

  “海未,去开个门。”

  “好的。”

  海未总算为自己能帮得上忙,不至于白吃白喝而感到了小小的开心,或许那微不足道,然而这时的她而言,什么都好,怎样都好——只要有自己能做的,能不至于落得空闲的事就好。

  “来了。”

  当海未不大熟悉地拧开锁,握着门把拉开大门时,映入眼帘的人影却使她愣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中,中午好,海未。”

  “啊,啊,你也是,中午好,小鸟。”

  ……

  “你这人还真是恶趣味。”

  “不是恶趣味啦,年轻人呢,总是需要推一推的。”

  “哼。”

  妮可浅浅笑出了声,厨房里一片繁忙,容不得她俩还能匀出多余的精力对付闲聊。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