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希】菖蒲与天然少女的这个夏天

  *作为《潮汐游戏》的姊妹篇,关于她们在学生时代的小故事。

 

  “我要重复几遍你这个大胸女人才记得住!喂喂喂,别把青椒往我的便当盒里接啊啊啊啊——”

  “妮可就是因为在这种地方挑食,才总是一副长不大的幼儿体型哟。”

  希举着筷子指了指妮可“一马平川”的胸部,再炫耀似地挺起自己引起为傲的双峰来,显然,这个特定部位的发育问题上她有着充分的发言权——至少比起妮可来讲,是这样的。

  “嘁,大又什么用,反正也不能当饭吃,营养全都跑去那种没用的地方了,哼。”

  一边抱怨着,一边也假装没事般夹着饭盒中自己一向厌恶,不愿下口的绿色蔬菜,苦笑着送进嘴里,还惦记着要在语言中扳回一城。至于希,她毫不在意地享受着闲暇的午休时间,高二年级的悠哉午间,晴空万里无云,无忧无虑的蓝,又同她眸子里纯洁的蓝颇有几分相似,是吧,绘里?

  “而且青椒和胸部大小一点关系也没有吧...大概...”

  “咱可是听得见哦。”

  妮可的低语从来就没逃出过希那双灵敏耳朵的捕捉,嘴上说着不在意不在意,心里倒是时不时会为自己贫瘠的身材而苦恼,尤其是身边还有着这么一个爱以此作为调侃的大胸友人,双重的烦恼下,她和希的日常也就多了几分你不情我却愿的欢乐——一个被逗得团团转,另一个却乐在其中。

  “这不重要,一点也不重要,明白吗,啊?”

  “是是是,咱们的小妮可从来不会在意这种鸡皮蒜毛的小事的,嗯。”

  希强忍住笑,顺着妮可的话半哄半闹地接下去,时间足够闲,生活实在慢,压力也好,烦恼也罢,似乎与她从来就没半点干系——你的眼里,是否藏满了一整个盛夏的枝繁叶茂,白云天蓝?

  “妮可,你知道风的颜色吗?”

  “哈?那种东西,还不如多关心怎么把满篇红叉变勾勾来得重要,再说我最近考试又挂了啊......”

   怀着无比艰难的,苦行般的觉悟,妮可才刚刚一颗不剩地解决了午餐便当,浪费是决不被允许的,即便被希给坑了一手,原则也依然是原则,不容动摇。

  “喔——”

  “你还真是吃完了呀,了不起了不起,要姐姐抱抱当奖励吗?”

  “嘁,谁稀罕啊。”

  她像猫一样,别过脑袋去,望着操场来往的学生们,任由希软软的手掌抚摸着自己的长发,噢,更准确一点的说法应该是“把玩”。

  “而且那对大胸会闷死人的!”

  吐舌头的妮可做了个鬼脸,以示小小的抗议。而后撅着嘴唇,两手叉在前胸——自我保护式的姿态,或者该说是她对这位偶尔损一损的好友尚未完全敞开过心胸的表现,总还缺了点什么,可又说不上来,只是微妙的违和在作祟而已。

  “风的话,也许是绿色的。”

  希没怎么理会妮可的话,而是抬眼望向遥远的正午骄阳,她难以触及的高度有着不可思议的光与热,与自己印象中低年级的某位学妹意外地有着相似之处,说来,似乎是叫穗乃果的样子?是镇上糕点铺家里的大女儿吧。希这样想到。

  “那是因为你的绿眼睛吧,醒醒,朋友。”

  猛灌了一大口汽水下肚,饮料灌过喉咙时由内而外的清凉顿时清除了积攒整个上午的闷热与暑气,妮可获得了重生般站起来,十分舒坦地伸个懒腰。她不高的个子也足够将从这天台将校园的大部分风景收入眼中,而某个与众不同的,极为惹人注目的金发身影,就在两人刚准备离开时,闯入了天台。

  “抱歉抱歉,躲一下,一下下就好,有个小姑娘追来了来了千万别说我来过,拜托了!”

  “哦,哦...好的。”

  “哈?”

  与妮可的满脸狐疑和不解所有所不同的是,希愣住了片刻,嚼一口饭团,再相当走神地,魂不守舍地回应了那人的请求。

  “绚!濑!绘!里!给我站住解释明白啦!”

  气冲冲涨红脸赶到天台的小鸟还穿着一年级学生的制服,当她慢了绘里两个节拍后才追上时,还能看见的就只剩白云蓝天,以及......装作无事,趴在围栏远望操场的妮可学姐,和紧张端坐在长椅上,和平时那份悠哉全然不同的,还颤抖着手指的希前辈。

  “矢泽前辈,希姐,有看到一个奇怪的家伙来过这里吗?”

  “不知道。”

  “咱,咱没见过......”

  支支吾吾的希,正对面角落的阴影里,就躲着正蹲在灭火器旁额头冒汗不止的绚濑绘里,不断使过来的眼色让希的心跳噗通,噗通,加速不止。

  所谓一见钟情,是否就是如此?

  妮可心里想到,背对着三人,在一旁偷笑不止。

  

 

评论 ( 14 )
热度 ( 58 )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