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海】向日葵

 

  撵着晴天的尾巴匆匆忙忙离开家门,海未十分少见地迟到了约定——当然当然这只是和自幼熟识的友人惯例的外出而已,大好夏日的精彩时间,怎么能白白埋葬在杂志空调的荒废中呢!

  “海——未——”

  隔得远远的,闯过阳光与人潮,穗乃果标志性的耀眼橙发就落在了海未的视野中——关于这样晴朗的风景,她再熟悉不过了。

  向阳的花还长得稚嫩,均匀抹开了这一季灿烂热情的色彩后,即便是海未,她那张俊俏的脸也不可避免地被染上几分红晕。毕竟是正枝繁叶茂,风暖雨欢的盛夏里。

  (可我的心情你猜到了几分 角落的可乐瓶 山茶花微微笑 树下背影最是让人心动不过)

  “慢一点的话,就不等你了哦。”

  还需要朝着坡道的更上方,直直延伸到天蓝色苍穹的顶端加把劲,浪花纹的浅色T恤衫随着少女奔跑的身姿微微飘动,思来想去还是选择的不太应时的长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与这盛夏光景相衬——那或许是海未心中某处割舍不掉的奇怪坚持在作祟吧。

  (她喜欢吗 可会不会男孩子气更重了一点呢 真是揣摩不到的心思)

  “迟到了,真不容易啊,海未。”

  拍拍海未的肩,松开了嘴唇紧咬的果汁吸管,穗乃果背着阳光的脸上绽出了一朵笑容——一如海未从来印象中的那样,自小到大未曾变过半点的大方笑颜。

  (太阳吗 太阳吗 为何心里扑通扑通 明明只是见到了你眉眼间的笑意而已呀)

  “女孩子出门是需要打扮的!”

  “......”

  “你今天,没什么不对吧,海未?”

  穗乃果凑上前去,仰着脑袋打量了海未一阵,视线缓缓挪动,扫过她的唇,她的鼻,她的两眼之间——再迎上对方因害羞而瑟瑟颤抖的目光,诶,是生病了吗?

  (笨蛋 那样的事怎么可能 要怎样才能告诉你呢 这份羞于启齿的心情)

  “靠、靠太近啦穗乃果!”

  (坚毅 廉耻 诚实 通通扔掉扔掉)

  “可是刚才一点也不像海未会说的话呀,好奇怪。”

  挨得过近的话,是否也会像可怜的伊卡洛斯那样被太阳的炽热融化掉双翼呢?急速加快的心跳频率,察觉到某种难抑的冲动正动摇着自制力的极限——海未?海未?海未?

  (不听不听 此刻想亲吻的只有你 传彻脑海的全是你可爱的种种)

  唔。

  “唔...?!”

  你的影子,为什么仿佛拥抱着今夏温热的风呢,穗乃果?

  我永远是你怀中那株亲吻阳光的向日葵。

评论 ( 8 )
热度 ( 23 )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