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初吻

  转眼寒冬已去,就快要跨入三月的春天里了,时间调度时间,一季催着一季去了再去,而不巧的是这场懒散晴日后猝不及防来的大雨,却打了海未个措手不及。

  这副落汤鸡般的狼狈样子,还真是庆幸没能让她见到。

  或许应该从更早些的时候说起,对,那还是在初入高中的那个春天,樱花烂漫,溢满着青涩而又纯真的长长街道——花与水的协奏,比这车灯与雨的混响不知要温和到哪里去了。

  ......

  “诶?今天放学要留下来打扫吗?”

  “没办法,轮值日了,小鸟可以不用等我的,自己先回去吧。”

  “或者和穗乃果先走,没必要孤零零等着我的。”

  “要是小鸟先离开了的话,那海未不就变得一个人了吗?”

  小鸟轻巧地跳起,坐到无人的讲桌上,无所事事地晃荡着制服裙下白净的双腿,悠哉戏弄着黄昏的幕布越过云与窗射来的落日,飞鸟,归鸦与她一并沉浸在这光与影的游戏中。灰白的帘子还没整个合上,尽管教室已只剩下最后的两人,无论朗朗书声,还是一整个白昼里打闹的余温都无影无踪,如同从未存在过那般找不出半点痕迹——如约而至的风催走了它们吧,给这两人打理出一片足够表露彼此心意的舞台来了。

  “要帮忙吗?”

  “唔...还好,让小鸟等着我就已经够抱歉了,这些是我自己的职责。”

  一边仔细沿着墙角慢慢将积存的碎屑垃圾扫除,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时不时关注小鸟——对方似乎并没怎么太在意她这边,只是嚼着口香糖,随意翻看着街边的廉价漫画,偶尔哼哼歌,那也是时下正热门的动画片头曲的调子而已,没什么好值得奇怪的。

  沉默嵌入了两人默契无声的时间,将本该属于尴尬的空隙填得满满当当,而后者便由此被驱逐,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升温的暧昧开始蔓延——溶在风里,化在小鸟染着红晕的笑意中。

  “呐,海未。”

  “嗯?”

  海未停下了扫帚,直起身来,望向小鸟,正面迎上她的视线——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又似乎只是青春期泛滥的自作多情。经由眼神一并传来的,某种微妙情绪的回应也同时在海未心中酝酿着。

  “这里这里,海未你也来看看吧,在书上发现了很可爱的小兔子哦!”

  “和海未很像呀,忍不住想抱抱。”

  “别这样说呀......”

  时钟大意了的那几秒钟间,海未已经靠在了小鸟身旁,两人的脸贴近到几乎能感受到彼此难以启齿的羞赧的温度,微微热。这不懂如何去体会爱却也希望着能踩上爱的节拍的年纪里,却往往能更敏感地捉到一触即逝的浪漫,有意无意地怂恿着因青春和回暖的风而躁动着的心——那恐怕需要一个吻来安抚。

  “海未。”

  “有什么——”

  尚来不及理解发生了什么,话音还未落的海未就被突然袭来的勇气给斩断了机会——唇于唇的热度传递取代了话语的来往。内心恋慕已久的少女将她视野之外别的一切全都不讲理地甩开,海未急剧升温的脸颊甚至能与小鸟濡湿的鼻息亲密接触,而那对蜂蜜色的眸子里已经只剩甜美到难以言喻的她亲吻着自己的模样。

  人生的初吻,就这么送掉了吗?!

  恐怕是吧,那之后还发生了什么,海未或许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那些埋在回忆沙堡中不值一提的匣子,谁还会心心念着呢,对吧?

  “那家里就养只小兔子好了,小鸟她也一定不会反对的吧。”

  离家已经不远了,两人互相支撑的小小公寓里还有候着她的白饭热汤,还有等着她的亲密爱人。

  欢迎回家,海未。

评论 ( 7 )
热度 ( 55 )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