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那】糖霜

  好似水鸟腾空而起。
  这是星见头一回出于无所事事而以看客身份坐进剧场时,对眼前所见的大场奈奈那浮夸得甚至于荒唐的表演的评价。
  一位从满脸笑容中透出了最幽秘的忧伤,在叹息与放声大笑中流下过滚滚热泪,环顾四座——当星见的目光与其两两相对时,她看见了一种仿佛哀祷中的修女般迷人的魅力。星见纯那为女演员一见钟情,情不自禁地深深坠入爱河,如流星样急不可耐地渴望投入她的怀抱。
  这可不好。她暗自告诫自己道。随后星见皱了皱眉,自欺欺人似的在结束前就极其无礼地离开座位,准备结束这场本就在计划之外的娱乐活动。可她仍难以自制地回头...

2019-01-07

【绘希】望眼欲穿

  “东条老师——”
  大学生急急忙忙追上去,终于在楼梯拐角处赶上了对方,随后小有些手忙脚乱地翻开笔记,几乎是前言不搭后语地胡乱开口提问:“这里,就是这里,您刚才讲的地方我还……也不是不明白,是不完全明白,恕我愚钝,老师,就是——就是,就是为什么会提到说用‘御威光’这么虚弱的一个词呢?”
  “要镇服蠢蠢欲动的西国诸侯,不是只消展示将军的军势就够了吗?”
  绚濑绘里明知故问,可拙劣的把戏一眼就被对方看了个通透。
  “后期的德川将军们自己也心知肚明,那其实只是自欺欺人的东西罢了,和你一样,绘里。往后...

2019-01-05

【杏夏】浅绿色

  恋爱对象是个某种程度上说和自己蛮像的人。
  齐藤朱夏有点走神,于是紧接着就被冷饮狠狠呛了一着。薄荷味从喉咙一路倒灌上来,她现在满嘴一股让自己都觉得哭笑不得的味道。
  一言难尽的薄荷味,浓得她想哭。
  “我说,齐藤你慢点,不用那么急的……”
  对面那位比她还手忙脚乱,匆匆抽出纸巾递给她。
  “不过话说回来,杏分得清唇轴唇彩唇膏唇蜜和口红吗?”
  稍稍咳嗽几下后就缓了过来,齐藤重新正经坐直,面色严肃(至少她自认为是),脑袋微微倾斜着(像个基督徒)等听对方的...

2019-01-04

【海鸟】低气压

  倘若我们数着时间过日子,那日子就会变得慢之又慢,如同置身阿鼻地狱般叫人苦不堪言,使目光与意念、心思都通通汇聚在小小一环却内自封闭的表盘上,眼看着指针摆动而又对它无可奈何。这样细细数过来,我似乎已经五年——也许更长,或许七年,又可能是八年没见过南了,要不是母亲在收拾旧居时偶然提起说要不要把学生时代的“遗物”全部打包带走,说不定我会就继续这么把事情忘下去,毕竟记忆如日月光阴般总是川流不息。但等到夜深人静时,又心血来潮,从书柜底翻出了记录着不少在大学时代和南一起度过的日子里发生的种种或惊喜或忧伤(时至今日,我仍认为这是长久以来缠绕着她的如冷气流般挥之不去的特质,也是她的美)的...

2019-01-02

谢谢大家捧场!

👊

2018-12-31

【杏夏】燕居

  去鹿儿岛是七月的事。阳光蒸发着海水,齐藤坐在靠窗位置,漫不经心地看着外边从视野这端缓缓流向那端的风景。她面无表情地盯着窗外,在昨晚一场匆匆来去的雷雨洗净,今早出发时直到现在的这片天空都足够让人心情愉快甚至于还有点飘飘然的轻佻感。碧空如洗,厚重而富有层次感的云团以无规则的姿态随性且浪漫地散布在天上,偶尔被海风吹动就遮住了这一季的太阳。阴晴与光影都照在齐藤朱夏的脸上,轮廓分明。
  她要是笑一笑就好了,坐在旁边的室友,伊波杏树如此想着。但多多少少也早已经习惯了对方这样有时候让人感到无可奈何的性格。诚然,她承认朱夏是个懂得体察人心的女孩子,能读得明白空气,也...

2018-12-24
1 / 20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