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文书柜

只要信,不要怕。

  “这里的村民没有一个是像他们口口声声说着的那样痛恨城堡里的怪物——啊,那些终年不见天光,在阴影与泥水中匍匐扭动的吸血鬼从高处俯瞰着这座逐渐死去的村庄。但你看,你好好地看,当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指向城堡时,他们眼里的恨不是为公义而燃起的,他们有的是咬牙切齿的嫉恨。”
  “他们只是恨自己被怪物奴役而不能成为奴役同胞的怪物的一员而已。这里永远不会有英雄与救主,可唯一有罪的是那座城堡。”

2018-07-16

【杏夏】插曲

  从噩梦中惊醒时还是才刚开始日出不久的清晨五点四十三分,齐藤朱夏的枕头被汗湿浸透了。她猛然醒来,下意识捧着脸拍拍试图确认周围是否还是她熟悉且安心的那个房间,惊恐地左右环视一阵,再看到门对门敞开的对间卧室床上还躺着自己那位沉在梦乡中的室友后,她才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无力地仰躺着栽回到床上。
  她脑中久久不断地回响着那句话,像是某个不可名状的存在藉由梦境在向她低语。
  齐藤朱夏已经没法再躺自己床上睡个回笼觉了,或者说,她干脆选择夹着枕头抱起自己的海鸟纹水蓝色空调毯迷迷糊糊地跑到对面,悄无声息地爬上室友的床,挤在杏树身边,挪了挪位置,从后边抱住室友的腰,然后尽可能小动...

2018-07-07

【杏夏】舞者

  伊波杏树需要花点时间来理解她下班回家,像往常那样打开家门时看到的景象:
  地板(白色的),餐桌(白色的),墙壁(白色的),长沙发(白色的),挂钟(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节能灯管(白色的),她钟爱的波浪沙发(白色的),合上的窗帘(白色的),从窗帘缝中偷洒进客厅的阳光(白色的),只穿着一条白色内裤就大字仰躺在地板上还闭着眼仿佛一团热到化开的史莱姆的室友。
  齐藤朱夏也像是白色的。
  是日落黄昏的时候了,一束斜阳照在齐藤朱夏敞开的卧室书桌上,晚风轻拂,恰好翻开她刚留下了墨水不久的阅读痕迹。
  可在杏树看来事情不是这么回事。她把门关上,拔出钥...

2018-07-05

  “喝下这个,然后我再带你去桥那边。”
  “是会产生幻觉的水吗?”
  伙伴把水捧在手心里,单膝跪地举到伊波的唇边时,她犹豫的眼神露出了一丝迟疑,但旋即便被天性的好奇与浪漫追求取而代之。她对蒙福音润泽的土地外的世界知之甚少,少有的零碎知识也是从认识齐藤并一同旅行后才耳濡目染学来的——比如从星星的序列排布与月相盈亏中窥探生死的奥秘,在不知名的药物作用下欣赏大地与水的杰作,所谓女巫,或说是魔法师,其实不过是世人对超越常识的知识的污蔑罢了。
  “不不不,这不是米尔维安桥,它只是……只是一座再普通不过的用来分割城市的石桥而已,但对岸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异教的世界,那...

2018-07-04

【蕾帕】阵雨

  六月,一场从南边刮来的大雨形同不速之客般猝然造访。她本该有时间在日出后不久的早晨,也就是乌云从四方逼近,却尚未聚拢以降下雨水的那时候离开酒店的,可帕秋莉像往常那样起床淋浴后却选择一通电话联系公司。她裹着浴巾,一头长发还慵懒地湿着,水珠滴落到房间地毯上,和外边雨天别无二致。
  这不太体面,但偶尔能够不受拘束地把规矩踩在脚底下,对帕秋莉而言也是生活的重要消遣。笼子是用来挣脱的,四下无人,她在自我王国的有限疆域内理所当然地能够为所欲为。
  雨云填补着苍穹的裂痕,一朵朵扑上,粘合,聚集,合而为一,刺破天空的鞭状闪电在瞬间将无光的房间照得通...

2018-06-26
1 / 24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