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挡着我晒太阳,亲爱的。

  还是说,你也想和我一起?月亮会在明早黯然凋谢,可咱们只要摸着叶脉,顺着世间的苦难看下去——你看,这苦难,古老得就像文明本身,数以千万计的罪行全写在那碑上了。

  大河终将干涸,沃土必成荒原,你看见鲜花枯萎,而已逝的第欧根尼还会微笑如初。

2017-11-24

迄今为止的人生最低谷在去年整个上半年,那时候我是个不折不扣的NEET,从二零一五年底开始的半个冬天,半个夏天和整整一个春天都在一片茫然的自由中度过。啊因为对未来真的没有一丁点把握,忐忑了很久还是因此把爱情也扔掉了,现在想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后悔的,命里如此吧。最近一年里境况是越来越好了,接下来几年应该也不错。无论如何都已经比以前有些成长了,但愿往后我也能多用一些时间来保持这样的好心态吧,不用一直,就是这样的时候能多一些就好了🙏

2017-11-18

【杏夏】挽水

 
  照片上的男人穿着件高领皮夹克,里边是深褐色长袖衬衫,牛仔裤下却踩着双像是才下班不久还没来得及换掉的皮鞋。他的短发乌黑油亮,梳理得整整齐齐,像那个时代公认的硬汉造型靠齐。

  男性之美,在其雄健,刚强与明朗。

  男人身边是一位看上去年龄相仿的女性,那位女士着了一套长及脚踝的亚麻色长裙,群上点缀着稀疏的枯叶与褐色纹饰。从两人紧握着的双手与女士已经明显隆起的肚子来看,他们应该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

  "这是爸爸,"杏树指着照片上的男人说,"这边这位是年轻时候的母亲。"

  "...

2017-11-13

【杏夏】夏天与家

  六月!

  暮色黄昏,朝阳白昼,世间万物仿佛都在急不可耐地向着夏天释放热情。风吹起来的时候正是一个周末的午后,昨晚才和室友一起看了满月的杏树已经成年有小半年了,奈何对方还得再等两个月才能陪自己一起喝酒,所以赏月多少也还是有点不够尽兴。可没办法哇!正在阳台接着午后这懒洋洋的太阳晒衣服的杏树叹了口气,把才洗好的枕套搭上了晾衣架。

  毕竟她信奉这样一个道理:一睡解千愁。如果确知世界即将毁灭,那她会毫不犹豫地先行一步。

  这是伊波杏树入职以来的头一个夏天,也是她找到同居室友,终于缓解了钱包压力后的头一个六月。

  室友一反常态地没有午睡...

2017-11-07

【千南/鞠南】千魂万鬼(上)

  哪一株月季胆敢常青不谢,如同盗取神火的天神?

  常言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一纸悬赏已经在城关贴了百年有余,往来众人多多少少都对此这点兴趣——我是说,对那位女巫传说中的惊世美艳和高额赏金有兴趣。

  除此之外,恐怕就是城中越传越玄乎的有关黑森林外悬崖边的那座古堡的流言了吧。鬼影森森,夜风凄凄,传说总是越传越离谱,雷雨交加的夜里人们总说自己听到了西北方向有恶灵哭喊与蝙蝠讥笑的怪叫。再往后,甚至还有伐木工声称自己在湿热的森林里见到手持狼牙棒,肩负圆盾的死尸在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又或是足足有十八罗里高的巨大蘑菇,伞盖下倒吊着十二具已被放干了血的无头男尸。森林里...

2017-11-01

【杏夏】表象

  时下正当七月,日光轻灼大地,从南方海滨赶来的热风携着一股浓浓的倦意拂过城市后,眼下也已吹到了尽头。斜阳西沉,落日熔金,结束一天的工作后杏树回了家,又匆匆开始了家里的忙活。

  伊波杏树向来没有看日历的习惯,她只是每个早晨出门买早饭时才顺手翻过一页,而同居一年多的室友则喜欢拿着记号笔(漂亮的浅蓝色)往上面圈圈画画,涂着小孩子涂鸦样的红心叉叉以及……几只小恐龙。

  嗷!小恐龙超凶的!

  其实杏树一直都想知道,每一个符号到底代表着什么,她也有过各种"破译"的努力——不行,太羞人了,那些想法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说出来!在一次次...

2017-10-31

【蕾帕】镜中万象(4)

  蕾米莉亚越过国境线后发动的第一次战斗是如此让她难堪,以至于半年过去,她仍对当时境况心有不甘。若不是北方雇佣兵的忠诚被她慷慨抛出的黄金给栓得牢牢实实,她恐怕早就兵败人亡(当然,这不是指生死层面)了。如今乘着这回到都城的短暂歇息,她终于能够好好跟久别的友人叙说一番了。

  这里是女王的内宫。虽然人们仍会时不时依着过去的习惯称呼她为"女公爵",但在一切正式场合,那都已成为过去了。从古老的东方君主国借鉴来的浩大仪式与繁琐礼节也使蕾米莉亚本人颇为难受,但没办法,这都是她一手创制的。

  准确来说,那都是她在至亲至敬的友人,帕秋莉的引导下一手创制的...

2017-10-29
1 / 17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