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文书柜

从日出爱你到每一个日落

  俗人就该有俗人的自觉,哪个都免不了俗,吃喝睡觉穿衣做爱,哪个都是平常事,是人再正常不过的需求和满足。俗人才是正常人,离群索居的就离群索居去吧,别又叹息什么孤独什么不被理解,这就是巨婴。自己要走的路就必须自己负上全部责任。没有水和食物,一切都不复存在。自命不凡的,十个里面凉了十个,自觉是与众不同超凡脱俗的,也照样是惹人发笑的。不见色就敢谈空,未经世事的年纪就妄谈出家,说厌世的消极的抑郁的佛系的痛苦的无病呻吟的自怨自艾的顾影自怜的,说白了就是闲的,是中二病在发作,是无知和不自知。这种消极和自我辩护是逃避和不敢承担责任,胆怯、狡猾、虚荣、自私、脆弱——没有一个词是正面的,有病就要治,而...

2018-11-20

【曜梨】点到为止

  雪从十一月就早早下了起来,到了年关将近的这阵时候,云就总盖住太阳,有时一连小半个星期都见不着放晴。低矮而苍翠的山峦向视野尽头悄无声息地绵延着,以其自太古以来的庄严与静默,远远守望着远离战火的北国大地。
  樱内梨子在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中,除了为墨水总是不够用而发愁,其余时候能往她那泓心池里激起一点儿波澜的,恐怕就只有如金子般珍贵的温暖日光和隔个三五天到访她家的好心村民了。
  那是个看上去和她年纪相仿,却比她要更积极、仿佛时刻保持着对生活永不熄灭的信心的女孩子。乡野、山林和雪夜,似乎是这些对樱内来说极度陌生、像是一个与她毫不相干的世界的诸多名词锻炼出了渡边这颗乐观...

2018-11-14

  昨晚上久违地做了个算得上甜蜜的梦。与铁轨并排着成群结队疾跑的枣红马,车窗外边是种满一路又触手可及的樱桃树,在废弃铁路上兀自斜拉着一束黑烟往前开动的列车,周围散布着许多面积大小不一但都洒满了荷叶的池塘、湖泊。我和旅伴就坐在没有桌椅陈设的车厢里边,填充空间的是浮在空中的沙丁鱼群和怒放着的无数大波斯菊,整个车厢就像一副不安分的棺材,始终在摇颤。
  旅伴是个不认识的女孩子,也看不清长相。我脑袋靠在她肩膀上,手伸着在捉鱼, 碰到鱼尾就跟她说一句我喜欢你,然后旅伴就答应一声。窗子里边挂着一小排色彩明快的风铃,鱼群在穿梭、翻腾,风铃也在摇动。
  窗外面很远很远的地方会有鲸从...

2018-11-13

【蕉那】浪漫主义

  ⚠性转蕉♀那♂是纯哥哥和蕉妹妹的小故事⚠注意避雷⚠

  斜阳西下,日暮已深,天空交杂着渐变的紫蓝色,往西北方倾斜。一轮金红的落日缠绕着光焰,如黄玉般缓缓沉下地平线,淌着仿佛蛋液滴下似的柔和光辉。
  “纯之助今天没来吗?”
  “再等等吧,他通常都是八点钟的时候一个人来的。”
  大场奈奈看了看手表(这还是他送的),指针停在五点四十的位置。店里再等等就会热闹起来了,大多是周近这一带的青年学生们,坐在吧台点一杯廉价威士忌就能聊上一整个晚上。他们的话题大多是奈奈尽管耳熟能详但却不明所以的内容:什么宪...

2018-10-22

【杏夏】情不自禁

1.
  办公室恋情是不可能有善终的,O姓同窗亲友咬着柠檬水吸管如此一脸正经地告诫她,颇有几分过来人的味道。可初出茅庐的齐藤朱夏女士在头一次下班后酒会上就对那个和自己同龄同年同辈分的同事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亦或说是童话书中比比皆是的那种一见钟情的冲动。也许是酒精模糊了好感与爱情的界限,又或许是为年岁的增长而焦躁不安,毕业时信誓旦旦地跟同窗好友说自己一定能二十五岁前在爱情的战场上决出胜负,一定在一九八零年代的最后一个圣诞夜结束前至少成为某位幸运的心上人的未婚妻——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嘛,能和这么可爱温柔贤惠职场家庭两不误的二十世纪教科书式好女人齐藤朱夏订立婚约,也一定是得到命运女神...

2018-10-22

【花叶】爱不释手

  “所以双叶是昨天刚从神户逃回来的吗?”
  “不早早溜走的话就得被抓进去了。事情越闹越大,可是再怎么也得有个限度,跟着人群烧了商店的那天晚上就有种不好的感觉,翻来覆去睡不着,还是决定赶紧回来。”
  她的预感是正确的。暴乱蜂起,愤怒的狼烟从北陆地方主妇们的炊房里被点燃,随后便形成席卷全国的势不可挡的浪潮。一道三府三十二县,万民惨白饥饿之目光比比皆是,汹汹瞪视着囤积居奇的商人与无能政客。时下正是自陛下即位以来所面对的最为严重的动荡。
  “还以为你会像帝国大学的学生们那样揣着没意义的一腔热血把自己赔在那边。挺聪明的嘛,...

2018-10-21
1 / 35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