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希】梦呓

 

  咱最初喜欢上她的时候,那还是一个风里卷着新生的绿意,处处都叫人喜悦,欢欣的春天。想必您也曾有过相似的怦然心动的经历吧?我想是的,毕竟好运也好,幸运也罢,任谁都多多少少会有过一些。

  也许,是咱太贪吃,不知不觉就占有得太多了呢?

  噗。恐怕只有神才晓得吧。

  好了,话就说到这儿,我听见她脚踝上叮铃铃响的铜铃的声音了。那就像远行的商人,让金子输往东方,把绿洲,舞女和流沙捎给第一千零一朵月亮。毕竟人们常说吧,一粒胡椒就富了一个乞丐。昨晚身无分文,今夜就腰缠万贯!香料,那可是卧居神灯中的万能精灵。您明白的——您当然也会明白的——这...

2017-05-24

闲夜思君坐到明,追寻往事倍伤情。

2017-05-06

【海鸟】风高气爽

 带着喜欢和赞美提前祝你生日快乐,潮生!

————————————————————————————

  当命运突然造访时,谁都会手忙脚乱,就像从浴缸里钓起的鱼。可偏偏无巧不成书,要是没了那么点儿令人怦然心动的相遇的话,也未免太无趣了。生活千篇一律,一点星火就足够照亮一川星河了。

  也就是说,您相信一见钟情的故事吗?

  大雨无常。分割昼夜的傍晚七点一刻,天色已整个没入昏黑。雷鸣滚滚,风声阵阵,被困在十七层写字楼中对着电脑屏幕上无聊的综艺直播发呆的南小鸟对现状毫无办法——早晨太急,朝霞太晴,心爱的薄荷色双人伞(就像她前天做的趾甲,像她脚踝拴着的串...

2017-04-13

【绘希】风情万种

  东条希今晚也和往常一样(不,不,不,只是周六而已),工作与聚会结束时已经是深夜三点十八分了。接到电话的绘里还来不及换下恐龙睡衣,一路小跑,捏着手机匆匆赶到楼下,从好心的出租车司机那儿接过自家室友。

  “辛苦您了,让我来扶着她吧。帐付了吗?”

  她把希的右手搭在自己肩上,顺势让她整个人靠住自己,然后支撑住,挪出另一只手往睡衣口袋里摸找钱包。

  “咱已经给这位好看的司机姐姐付过钱啦。”

  噢,一旁喝得摇摇晃晃的人开口了。

  “真的吗?”

  小家伙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在说糊涂的酒话,转身向司机小姐投去一个眼...

2017-04-09

【双七组】魔女时间

点文第二篇😂脑洞小,本质还是个段子。

——————————————————————

  身为魔法使,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是知识(以及优雅)。古典派魔女如是说。

  ——是技巧。都市派魔女如是说。

  ——是火力。拆迁派……噢不,自由派魔女一本正经地如是说,不过这儿没她什么事。

  “我很头疼呀,帕秋莉——你看,”她指着羊皮卷的图纸,中指叩着硬邦邦的皂荚木书桌说,“为什么就是动!不!起!来!”

  爱丽丝小姐,请您保持冷静——至少像您的朋友一样,先端起茶杯(优雅地)——来,吻一下(优雅地),再慢慢儿,慢慢儿地开口...

2017-03-21

【绘希/海鸟】局外人

  👌接之前那篇《陌生人》,后跟《最熟悉(上)》,不知不觉写成了一个破碎的小系列……😂

  这是点文第一篇,赞美一下阿宝。

  继续放飞自我。
————————————————————————————

 

  从没有人会对黎明心生厌倦。一场徒费光阴,又隐隐不甘的通宵过后,人们总是卷着浑身疲惫静候日出,就像等待一个日子。恐怕不为别的什么,就指着东北天空远远望去,靠着枕头,托腮沉思,直到视野尽头的地平线被第一缕露头晨光穿破为止。身边人打了个呵欠,凌乱的金发映照着清早的金色光亮,仿佛湖面闪烁跳动的粼粼水影。绚濑绘里,她就像油画中的美人,...

2017-03-15

【双飞组】沙海之下(2)


 
  *“伊夏拉”意为“若主意欲”(Insha Allah,音译)
————————————————————————

  “把身子往下俯,然后腿用力,对,对,用力夹住肚子,膝盖要弯曲,就像半蹲下那样,然后前脚掌踩住马镫——您做得很好。博士,别紧张,别怕,小伊夏拉很温顺,它知道该怎样照顾您。”

  “噢……这和我,和我想象中有点不大一样。你一直和这小家伙在一起吗?”

  “是的,六年前的冬天,还是个小女孩的我懵懵懂懂地在马厩里将它接生了,那简直就是个奇迹。伊夏拉出生在安纳托利亚中部,它不是埃及马。我本来不该和您说这些的,但伊夏拉的出生...

2017-03-12

【绘希】咱比你大九岁

  随更随停,不正经姐姐希和带回家的JK绘里的同居故事😂

————————————————————————————

  “我说过很多次了,请您记住!记住!不要把脱下的丝袜随便扔在卧室地毯上。还有,换掉的高跟鞋应该好好放进鞋柜里。您一个人的时候也是这样混乱地住着的吗?难道每周的例行清扫也只是您为了打发时间才给自己找的活儿吗?我已经在这里快一年了,请您更多,更多,更多地好好经营家里吧!”

  当戴着米黄色浴帽东条希正关了浴室灯,裹着浴巾拍着面膜像鬼一样(这是绘里的原话)从浴室走出来时,她正撞见迎面而来的气鼓鼓的绘里——出于某些难以启齿的原因吧,总而言之,绚濑绘...

2017-03-07
1 / 17

© 不成文书柜 | Powered by LOFTER